所在分类:  职业生涯发展 所属圈子: 职业发展

走过的路,卖过的货:我在跨境电商的辛酸史——大刘跨境路续

发帖2次 被置顶2次 被推荐1次 质量分0星 回帖互动73次 历史交流热度20.42% 历史交流深度0%
大家好,多日未见,我又来了,前文链接如下:

走过的路,卖过的货:我在跨境电商的辛酸史,2020年走上跨境电商之路。从完成shopee跨境店上传的任务,到现在一个多月时间让美客多扭亏为盈,准备在美客多大展拳脚...... https://www.wearesellers.com/question/90485

2024年4月24日晚,纠结了两小时的我终于还是将离职信在微信发给了x哥。x哥在第二天一大早约我在茶室面谈。落座,烧水,水开前短暂的沉默。我抬头打量x哥自信里略带沧桑的面容。想起了一年多前在深圳的初见,那时拘谨欢乐,空气里充满了希望。不像此时,虽然没有前几次对谈的剑拔弩张,却浮现起尘埃落定的悲凉。
x哥开口:你写的东西让我百感交集
我回了一些聚散终有时的敷衍
他问我何时离职,有何计划
我答五月底,没有计划
他祝我前程似锦
我祝他商运亨通
接近尾声时,我唯一一次真挚的开口:x哥,那些在你创业之初跟着你一起奋斗的人们,如今还有几个在你身边。
x哥耸了耸肩:一个也没有了。
我:或许你也应该想想自己的问题……
x哥擦了擦桌子随声应到:嗯,我会考虑的。
我抬眼最后一次望向x总,一年多的亦师亦友,我曾以为我会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陪伴这家公司走过风雨,看见彩虹。但是彩虹若隐若现的时刻,居然也到了离别的时刻。
壶中的水渐渐干涸了,相濡以沫的茶也失去了滋味。起身,结束谈话。
此后的几天,我的心情既忐忑又轻松,枯坐在办公室的有心无力渐渐消退,不知路在何方的恐惧又弥漫心头。在boss直聘更新了简历,写下了在线简历的自我介绍:

本人高中学历,王勃赋曰:穷且益坚,不坠青云之志。学历给过我许多障碍,但从未挡住我前进的步伐。我劝boss重抖擞,不拘一格降人才。
2020年从业至今,深耕亚马逊欧美站,独立完成从产品创意到供应链到产品研发全过程。实现现公司去年2000w到今年5000w的销售额增长。单链接日出500单以上。精通商务谈判,擅长以低成本打造垂直供应链,降低企业试错成本。


王婆卖瓜,自卖自夸。我如今已深谙此道,此后陆续弹出一些信息,但是总之并不合适。直到4月29号,一个寻找产品项目合伙人的电话打了过来,并约定了下午进行视频面试。我并未抱太大希望,但是接近两年没有面试的我,总归希望通过一次面试锻炼一下表达,于是应下了面试。

与此同时,一个加了vx沟通的hr也希望我在29号晚间进行面试。这两种面试的形式都与我过去朝九晚五的面试有所不同。我有了一些兴趣。

视频面试在29号下午三点半,找了一个穹顶铺满玫瑰的咖啡馆,用纸巾架当手机支架,点了一杯冰美式,进入了会议室等待,一两分钟后,视频里出现了一个俊朗温和的男子,问了我一些问题,我已记不清这些问题和回答。只记得面试大概进行了三十分钟。

晚上七点十几分,我匆忙赶到了第二家面试的地点,人事在前台等待我的到来,迎接我与H经理在会议室面谈。H经理身材娇小,沉静睿智。后来才知道她是985的硕士。我们相谈甚欢,和H经理聊天结束时时间已超过九点,H经理让我稍等片刻,H总稍后就到。等待了大概十分钟左右,在H总办公室与H总聊了半小时,H总表示相信H经理的眼光,并给我展示了一些公司的蓝图和计划。这个offer拿的我处于幻梦之中,13k+13薪。离开时我在楼下喝了一瓶元气森林。有一点点开心,也有一丝怅然。

第二天是30号,视频面试的HR约我复试,那时我不太想折腾,打算婉言拒绝,但是因为别的事耽误了,直到下午三点半视频面试即将开始,我还是忘记了通知HR取消面试。于是面试还是正常进行了。

一开始我和HR在面试里闲聊,我聊到自己已经找到工作,不打算参加此次面试但没有提前告知所以赴约,言语间有些摆烂。是啊,我仍然深陷要从奋斗一年多公司离职的不真实感中难以逃离,并没有冲击高薪的动力。有一个地方可以给我疗伤摆烂就好。

十几分钟后,W总出现在会议室,问了我两个问题,我侃侃而谈,已读乱回。两个问题就回复了二十分钟之久。W总突然叫助理中断面试,我还以为是我的摆烂策略起了作用,没想到他下一秒说:面试通过了,期待你过来,剩下的事和HR谈就好。我一脸懵逼的看W总离开了会议室,这个offer15k。且这两个offer都没有设置试用期。我突然看了一眼刚买不久的带鱼屏,屏幕漆黑一片,能照出我的胖脸。咋了,我这是成了逢考必过体质嘛。

30号,这两个offer都发到了我的邮箱里,回复收到确认offer,随后陷入深深纠结里。

13koffer通勤1小时,亚马逊团队15人左右,亚马逊玩具类垂直卖家。工作压力较小。

15koffer通勤2小时,公司两千人左右,阿米巴合伙人模式,工作压力较大。

想着搬家,打乱减肥节奏的麻烦事,一时之间找不到答案。索性先过个快乐五一吧。

五一看了几本书,吃了几顿饭,约了一些朋友也聊起了工作的事,终于在五月五号假期的最后一天,决定去13k那家,理由是通勤近,较稳定。

此间事了,通知x哥提前离职(原定五月底),心疼一天未休的年假。

五月六号,七点半被闹钟叫醒,姐姐给我的背包装上早中晚餐,骑着小电驴来到地铁站坐地铁,直到机场北站都是岁月静好的样子,转11号线时我懵逼了,列车到站,车门开启,门里黑压压一片,人头攒动,我偌大的身躯根本无处安放。只能眼睁睁看着列车启动,直到第二趟,看着缓缓流逝的时间,我硬着头皮挤上了地铁。

在机场前往碧海湾的一站路,地铁破开深不见底的隧道,开向蓝天白云的高架,隔着车窗,五月初的阳光还不刺眼,映照着破风前进的地铁和和度日如年的我。拥挤和自由在此刻成了反义词。(不知道你的上班路是不是同样的拥挤)

终于,列车到站了,在碧海湾a口的我看了眼严峻的时间,匆匆骑上共享小单车,踏上了未知的旅程。

1.4公里的车程,浩浩荡荡的车流铺满了街市,自行车,电动车,轿车以一种诡异的平衡热火朝天的开动着,我在其中像一个刚入行的奥德彪,车座前的矿泉水随着每一次颠簸弹起又落下,红绿灯众多,打卡竞赛的对手们前前后后的追赶着彼此,又都伫立在红绿灯前,等待下一次冲锋。红绿灯明晃晃的颜色在阳光下有些黯淡,却聚集着在场所有人的目光。

终于,8点53分,我到达了电梯口,15楼近在咫尺,我有把握准时抵达!但是天真的我仿佛忘记了电梯超重,在两次退出电梯的尴尬后,我终于在8点58分抵达了公司前台。

过程太过惊险,等我来到工位,我才发现,忘记向观众介绍一个重大事项。我的工位旁,P哥正笑嘻嘻的抬头看我。那一刻我仿佛像是回到了初高中时期,我们是多年的同桌和好友。历经风霜雨雪,仍然不改初心。2022年我们又在深圳再聚首,并携手共度跨境路。而关于P哥为什么会出现在我刚入职的新公司。时间需要倒回我拿到offer的当夜。

2024年4月29号,拿到13k的这个入职offer后,我在楼下的超市买了一瓶元气森林,边喝边给父母姐姐打电话报喜。大约半小时后打车回家。回家后心血来潮给P哥打了个电话,讲了这家公司的情况,P哥越听越奇怪,直到脱口而出一句:老板是不是姓H,我浑身闪过电流!不会吧!当P哥勾勒出H总的形象风采后,我已经基本确定,众里寻他千百度。蓦然回首,那人却在,灯火阑珊处。

我当天夜里三点钟才睡着。我想:我的人生的确常常有奇怪的事发生,也许是因为我太过于多管闲事,常常参与他人的因果。enfj+狮子座实在是助人情节拉满。

顺理成章的,我和p哥又成了同桌。多年老友,默契已经到了不需要语言维系的地步。工作了两天后,我渐渐了解了公司的架构,亚马逊团队主营玩具类目,十人左右,男生包括我在内只有两人。我这辈子都没有过这么多女生同事!糟糕的是我社恐且脸盲。直到从这家公司离开,也没有认全同事,没有和其中许多人说过话。啊啊啊啊其实很想认识大家。

在经过对公司两天的熟悉后,一股自由的气息以势不可挡的气势灌进了我的天灵盖。我找到了一个项目,简单有趣!我赶紧找到H经理,描绘了项目蓝图,H经理语言恳切,思路清晰,很快我们立项了。八天左右,第一个产品项目出海了✪ω✪,虽然是一款标品的轻微差异化,但攻克难关的过程同样有趣。期间我们找到了第二个项目。时间跌跌撞撞的向前,正当我以为一切尘埃落定,心生安定的时刻,变化又悄然来临。。。
已邀请:
前文所述15koffer的HR联系了我,并说创始人想约我在深圳见面。当时我将这个信息告诉了H经理,告诉H经理我准备赴约,因为很想见识一下2000人团队的创始人是怎样的风采。5月中旬的某天中午,在坂田某地,我和W总见了面,午餐是一家客家菜。见面过程同样平淡,我倾吐了心中郁闷,也告诉他现在工作渐渐安定,最近的这份工作离家近也和我姐姐距离不远,方便互相照顾。W总静静倾听,毫无架子。间或也向我也说了一些公司的模式和想法。但当时的我自觉无法适应一份迎接全新挑战的工作。言语之间还是有些颓废和摆烂。

离别之际,W总告诉我,中国百分之八九十的老板不会分钱,而一家企业想要壮大,必须要会分钱。这也是他能够做大的原因。我默默听着,很感激能告诉我这些话,我原本有些暗淡的心被照亮了。告别W总,匆匆回到公司,继续当天的工作。

但是没两天,HR再次联系了我,电话接通,HR说:你的事W总交代我了,办公室太远,就以你为圆心重新租办公室,姐姐不好照顾,让姐姐一起入职。你看还有什么问题吗。什么时候能来上班?

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

问题反馈
x 点击咨询